侦探资讯

私人调查之,卧底传销调查系列三

 
私人调查之,卧底传销调查系列三
 
 
私人调查组织--见证七环的白日梦(3)
 因为,他们正在参加没有学费又减轻社会就业压力的“社会大学”。这里实行选课制度,每个人都可以去自己欣赏的“导师”处自由听课。而“导师”多是“成功前辈”。
  商鸿坤打比方说,“发展层”成员是小学阶段,最高级就是博士后,“可以为国家做贡献了”。
  与吃不饱、睡通铺、自由被限制的传销窝点没有一点相似之处,“北京七环”的这些被称为“家”的出租房里,房间被打扫得一尘不染,最差也能保证两人一张大床。那是歌里唱的“24小时热水的家”,无线网络信号满格,冰箱里更是塞满了饮料和水果。
  标配还包括厨艺不错的大妈和慈眉善目的大叔。
  每天课后,大妈都会把拖鞋提前摆在门口,然后把六菜一汤端上餐桌。餐后,大叔会开一瓶啤酒,招呼大家去沙发坐坐。听说年轻后生和父亲关系不好,他会搂着前者的肩膀,认真地规劝,“知子莫若父,你和你爸的关系一定要搞好。”
  有人要出去走走时,没人会阻拦。大妈随手就把钥匙塞给对方,只嘱托一句,“早点回来,注意安全。”
  这时,如果有人提到“传销”这个词,几乎会遭到其他所有学员的怒视。大叔颇为委屈地说:“吃住都管,随便进出,朋友之间考察个项目,怎么就说到传销上了?”
  一份从内部流出的《行业规范》显示,这个组织的所有温情,都经过精密的编织。
  在领导层才能过目的《行业规范》里,给什么人做什么菜,以及面对新人该说什么话,都被详细地规定。“使用工作姓名”的条目表明,几天来交心的大哥大姐,其实连姓氏都是个谜。“下线”“分钱”“讲课”这些词也统统是绝对禁忌,必须用“合作伙伴”“互助金”“分享”来代替。
维多克私人调查
  燕郊的出租汽车司机孙万平,前两年经常被传销头目包车。在他的记忆里,太多男男女女假借“谈恋爱”的名义,骗外地人来发展;甚至有不少夫妻在一个屋檐下,还各自邀约一个人来“谈感情”。
  “大家对传销的警惕性越来越高,可洗脑又必须5到7天。为了留住人,感情牌是最好的绝招。”北京一家多年从事反传销工作的社团负责人李旭,对这些套路再熟悉不过。他曾在广西陷入传销团伙。
  商鸿坤在课上描绘了这“大家庭”中“千万富婆”的美好一天:早晨买菜,上午讲课,下午练舞,晚上表演。而在另一个计划中,他更是满脸诚意地表示,要成立“长和婚姻介绍所”,为组织培养出1000对美满夫妻。
  “活着就是胜利,赚钱只是游戏,快乐才是真谛。你们说,对不对?”这位自称辞去教授工作、寻找真正的人生意义的“导师”说。
维多克私人调查

Copyright ©
@2019-2020 杭州侦探调查团队-移动版 版权所有
移动站关键词: 杭州侦探调查 调查婚姻外遇 杭州私人调查